完美中国古事 - 尽在华夏史!吸取教训,展望未来!
当前位置: 金亚洲注册 > 春秋 >

杰出的外交家子贡

时间:2015-03-03 10:31来源:未知 作者:管理员 点击:
本文让我们想到了今天的应试教育,只重考分,忽视应用,于是造就出不少高分低能儿。而这应试教育的弊根,原来就在孔老先生那里
 
 
本文让我们想到了今天的应试教育,只重考分,忽视应用,于是造就出不少高分低能儿。而这应试教育的弊根,原来就在孔老先生那里啊。
  民间有一句俗语,叫作“只有相中意,没有做中意”。其实,老师看学生也一样。比如,在孔子的弟子中,我们都觉得颜回除了“君子固穷”,会顺着老师的意思说话以讨欢心之外,简直是“百无一用是书生”;可是,孔子就是喜欢他,把他当模范学生,动不动就拿颜回作榜样,你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同样,我们都觉得子贡是个人才,不但口才好,而且会办事,预测力特强,是个很牛的人物;可是孔子却说“巧言令色者,鲜矣仁”,而“君子不器”,你子贡最多也就是一个宗庙里的祭器罢了。所以,有一回孔子问子贡:“你和颜回比,谁更强些?”子贡也答得不阴不阳:“我哪敢跟颜回比啊,颜回能举一反十,我只能由一推二!”
  可是,关键时刻,颜回就不顶事了。一个身处陋巷的穷学生,自食其力都有问题,岂能“平国安天下”?这不,孔子的祖国鲁国遇到大麻烦了,是齐国的田常想作乱,可是又忌惮几位老臣从中作梗,于是就调虎离山让他们去攻打鲁国??鬃右惶秸飧鱿?,就急得不行,赶忙召集众弟子说:“鲁国,是我们的父母之邦,祖坟都在那儿;现在情势这么危急,你们怎么不出去阻止啊,难道让乱臣贼子来刨我们的祖坟吗?”弟子们一听,纷纷站出来表示愿意前去拯救鲁国,子路,子张,子石,一个个义愤填膺摩拳擦掌,可是孔子都摇摇头,阻止了他们。这时,子贡站了出来,请求前去,孔子深情地看了看这个弟子,二话没说就同意了??蠢?,孔子并不糊涂。他知道这个学生太有才了,只是不像颜回那般恭顺,所以老先生有时有点看他不顺眼??墒?,批评归批评,鲁国有事,还不得子贡去摆平吗?
  且说子贡领了师命,一路赶到齐国,见到了田常,就激将田常道:“你攻打鲁国,那是大错特错啊。鲁国城矮国小,君臣昏聩,百姓厌战,怎么攻得下呢?要打就去打吴国,吴国城高池阔,宝物满地,而又兵强马壮,攻打起来,一定能马到成功!”田常一听,这不是消遣我嘛,就来气了,脸色一沉,不客气地说:“你这样说反话,是何居心???”子贡微微一笑,示意田常稍安勿躁,依旧不疾不徐,娓娓道来:“我听说啊,忧患在朝廷,应去攻打强国;忧患如在百姓,才去攻打弱国。您说您的麻烦在哪边呢?”子贡看了一眼田常,“不就在朝廷吗?你现在派他们去攻打鲁国,要是攻破了鲁国,那他们不是更得意了吗?回到朝廷,势力不就更大了吗?那你在朝廷还有立锥之地吗?所以说,你倒不如派他们去攻打吴国,吴国岂是能轻易攻下来的?”子贡一摊手掌又说,“这不就结了?把他们拖死在战场上,您不就可以把持朝政了?”这话真是说到田常的心坎上了,他哈哈大笑,连连向子贡竖大拇指。突然,他僵住脸说道:“虽然这样,可是我的军队已开到鲁国边境了,现在忽然调头,他们会怀疑我,那我该怎么办?”子贡略一沉吟,说道:“你且按兵不动,我出使去一趟吴国,让吴国出兵来救鲁伐齐,那你不就可以顺势迎战吴国了?”田常想了想,就答应了。
  子贡见到了吴王,说道:“现在齐国就要去攻打鲁国,若是鲁国归了齐国,齐国岂非更加强大了?那作为邻国的吴国不就危险了?一个霸主,是不会允许强敌出现在周边的,何况你是要扬名立万的人,何不趁此机会前去救鲁伐齐?这样,一方面张扬了正义,震慑了诸侯;另一方面也遏制了齐国的扩张,岂非一举两得?”吴王一听,觉得甚是有理,只是担心身后被打败的越国贼心不死,一旦后方空虚,就会趁机东山再起,卷土重来,那我不就要两线作战,背腹受敌?于是说道:“等我灭了越国再出兵吧。”子贡一笑,摇头道:“大王不必担心。我知道你真正讨厌的是越国,可是等你灭了越国,那鲁国也就不保了,而齐鲁的力量加起来却大于吴越,到时你不仍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今去见越王,让他派兵追随于你,那你不就抽空了越国之兵,还担心什么呢?”吴王听了很高兴,就派子贡到越国去。
  越王一听吴王派使前来,哪敢轻慢?就早早清扫道路,在城外恭敬迎接。子贡一见越王,就故意悄悄对越王说:“现在我已说服吴王去伐齐救鲁,只是吴王担心越国不老实,说‘等我灭了越国才行’,吴王这样惦记着越国,我私下替大王着急??!”越王一听,果然心惊肉跳,赶忙请求子贡道:“不瞒先生说,我们越国是恨吴国,只想与他们拼命,可是以我们目前的实力,那无异于以卵击石。因此,请先生指点一二,以便让我们躲过一劫,我们越国人民永记先生的大恩大德!”子贡装作体己的样子,点点头,对越王说:“其实,吴国的朝政也乱得一塌糊涂,这你大概也是清楚的吧。吴王是一个刚愎自用、好大喜功的人,你若能派兵追随他出征,必能使他消除对你的怀疑,激发他伐齐之心。假如他打败了,那就是你的福气;如果打赢了,也不要紧,他必然会挺进中原,与晋国争霸。到时,我会北上游说晋国,让他们攻打吴国,扼住吴王称霸的野心。这样,吴国的精锐在齐国消耗得差不多了,重兵又被晋国拖住,你就趁他们疲惫不堪之际突袭,绝对可以一举灭吴!”越王听了很高兴,答应依计行事。子贡走时,越王送金子两千两,宝剑一口,以示酬谢,但都被子贡婉拒了?! ? 子贡回到吴国,对吴王表白了一番越王的忠心,并说越王已答应派兵让吴王调遣,绝对忠诚于吴国。过了五天,越国派文种前来进献兵器和铠甲,说越王愿亲自带兵为大王效劳。文种表演得天衣无缝,吴王深信不疑,就问子贡:“越王跟随同去,可以吗?”子贡说:“我看不宜同去。你已抽空了人家的国家,带走了所有军队,再让其国君效犬马之劳,这是不义的。何况,军队不让他们的国君沾手,不就更好吗?”吴王一听,言之有理,就拒绝越王随军。到此,吴王已高枕无忧,万事俱备,就集合吴越之军,倾巢而出,攻打齐国。
  这边,吴王忙着攻打齐国——齐国的田常就名正言顺地把驻扎在齐鲁边境的军队调到了齐吴边境;那边,子贡就赶到了晋国。他对晋君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万事须得未雨绸缪才好。现在,吴国正在攻打齐国,形势将发生大变局。如果吴国战败,越国必然趁机复仇;如果吴国战胜了齐国,那么吴王必然会趁热打铁,逐鹿中原,进逼晋国。到时,晋国就危险了。”晋君听了,很是紧张,请教子贡怎么办。子贡说:“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只要你抓紧军队建设,有备无患,那就等他来好了。”晋君照办,早早调兵遣将,做好准备。
  子贡回到鲁国,果然边境之患已经解除,总算不辱师命,可以向孔子回报了??墒?,齐国正与吴国激战方酣,结果是齐国大败,被吴国俘获七军。吴王大喜过望,他志满意得,不顾将困兵乏,决计挥师西进,直抵中原,和晋军相遇于黄池。现在,是两个超级大国争斗了。吴军劳师远来,已是强弩之末;晋军早有准备,以逸待劳。就算是本来力量相等,现在也将不利于吴军,何况晋国乃是老牌帝国,实力雄厚。于是,在对峙之际,晋军趁吴军立足未稳,来了个突然袭击,打得吴军措手不及。兵败如山倒,吴军大败,功亏一篑。而开弓没有回头箭,吴王已经走投无路了。他以为越国真的已被抽空,他哪里知道,越国十年生聚,十年教训,韬光养晦,藏甲无数——那追随他的三千越兵,只是一个障眼法而已;真正的越军,早在背后虎视眈眈,专等着吴军败下阵来,收拾他们。现在,越王听到吴军被晋军打得大败,大喜过望,真是天赐良机,岂有坐失之理?于是,立马集结军队,渡过钱塘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吴国进袭。越王勾践等这一天已等了十年,现在终于可以一洗前耻,报仇雪恨了。吴王得到消息,越国叛动,大吃一惊,更无心恋战,马上撤军赶回来——可不能让越国端了自己的老巢,死无葬身之地。于是,越军与吴军在太湖一带激战。越军是一支精锐之师,复仇心切;而吴军是疲惫之师,军心不稳。就这样,吴军节节败退,退进都城,被越军围了个水泄不通。不久,就被越军攻下都城,围住王宫。结果是,吴王被杀,吴国灭亡。
  三年之后,越国在南方称霸,成了威震一时举足轻重的强国。
  春秋之际,风起云涌。诸侯称霸,战乱不已。各国鹬蚌相争,又相生相克。若要在这样一个弱肉强食的国际环境中利用外交关系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须得纵横捭阖,充分利用各国的复杂地缘关系,摸准各国的要害和主政者的心思,借力用力,因势利导。子贡出使之时,灵活应变,见招拆招,两面三刀,通过力量关系的“长链”,最终保全了鲁国,出色地完成了孔子交代的任务——这不得不归功于子贡对地缘政治敏感而准确的把握。地缘政治学是如今国际政治关系中的一门显学,子贡以自己杰出的智慧,为地缘政治学提供了一个不朽的范例。
  可以说,子贡是儒门最杰出的纵横家外交家。子贡一出,搅动了春秋地缘政治的大变局——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一言兴邦,一言亡国”,即此之谓也。
  文章来源:《文史天地》第155期
(责任编辑:管理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