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中国古事 - 尽在华夏史!吸取教训,展望未来!
当前位置: 金亚洲注册 > 南北朝 >

荒淫废帝刘子业:让宫女与猴羊马交配

时间:2015-03-30 15:18来源:未知 作者:管理员 点击:
刘子业是宋孝武帝刘骏的儿子,他即位时只有十六岁,但登基当天就给了大臣们一个下马威:他在老爹的灵柩前接受传国玉玺时,表现的非常镇定,不但毫无悲凄之色,简直差一点就要眉开眼笑了。一个连父亲死了都无动于衷甚至兴高采烈的人,你说能不让人害怕吗。刘
 
 
刘子业是宋孝武帝刘骏的儿子,他即位时只有十六岁,但登基当天就给了大臣们一个下马威:他在老爹的灵柩前接受传国玉玺时,表现的非常镇定,不但毫无悲凄之色,简直差一点就要眉开眼笑了。一个连父亲死了都无动于衷甚至兴高采烈的人,你说能不让人害怕吗。刘子业即位后,果然名不虚传,虎父无犬子,短短一年时间,在三方面都有着极高的造诣,一是淫乱,二是嗜杀,三是不孝。
  
  先说淫乱吧。不能嫌人家小,懂得事情还真不少。为了交流经验,刘子业首先创办了独家的皇宫妓院,招集王妃、公主等,令左右幸臣与她们当场进行性交,轮流奸淫。这些女子都是他的长辈或姐妹,份属至亲,但是其中稍有不从者,刘子业立即打杀,毫不手软。这个游戏渐渐玩腻了,刘子业又决定投身于生物学,主攻基因杂交专业。他叫宫女们与猴、羊、马交配,他在一旁洋洋自得的观察并不辞辛劳记录各种实验数据,实在让人感动和不寒而栗。
  
  看完了别人的表演,该轮到自己享受了,他找第一个对象便是山阴公主。山阴公主是刘子业的亲姐姐,已有丈夫,刘子业丝毫不在乎那束缚人性的万恶封建礼教,一个纸条把姐姐召入宫中,公然同宿,接着赐给山阴公主30个英俊男子,大家一起开心。刘子业的第二个对象是新蔡公主,新蔡公主是他的亲姑母,因为生得千娇百媚,刘子业借故召入宫后占为己有,并册封新蔡公主为贵嫔,改姓谢,人称谢娘娘。至于他的后宫,照例有万余名宫女充实着,实在是着实令后世敬仰一番。(与堂妹通奸的刘骏如果知晓,也只能感叹后生可畏。
  
  再说嗜杀吧。人家有的皇帝把人才当宝贝来看,刘子业却觉得有能耐的大臣不杀似乎就对不住祖宗的基业,于是大臣之中如戴法兴、柳元景、颜师伯、沈庆之名臣宿将,或杀或鸩,一天死一个,两天亡一双,令朝臣惶惶不可终日。(这些大臣也真够可怜的,好不容易不用被刘骏起外号、揍屁股了,结果又该掉脑袋了。)
  
  不但朝臣该杀,刘子业觉得自己的叔伯大爷什么的更要杀,王公子弟动辄获咎,被戕杀者极多。他还将各镇藩王即他的叔叔们全部招回,关在猪栏里,让他们裸体站在一个食槽前,用嘴去舔一些剩菜汤,当猪养着,准备随时处死。刘子业很喜欢这些养在笼子里的王爷们,为了好称呼,就根据他们的自身特点起外号。(这个技能倒得到了他老爹的嫡传。)他把大腹便便的湘东王刘彧称为猪王;把满脸横肉的建安王刘休仁称为杀王,把贼眉鼠眼的刘休佑称为贼王;把品性凡劣的东海王刘祎称为驴王,极尽羞辱欺侮之能事。刘子业对他们也是动了好几次杀心,幸好建安王刘休仁有急智,每次都顺着他的话自污以求保命,刘子业觉得好玩,这才暂时留了他们一命。
  
  最后说不孝吧。刘子业有一次心血来潮,跑去太庙瞻仰刘家的历代先帝。进了太庙,他也不行礼,大大咧咧的指着开国皇帝高祖刘裕的画像开始发表高论,说道:“你老小子是个人物,能生擒好几个的皇帝”。他又指着太祖文帝的画像说:“你小子混的也不赖,不过老了却被儿子砍了头。”突然间,他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叫了起来,指着自己的父亲,校武帝刘骏的画像对随从说:“这小子是个酒糟鼻,你们怎么把他的鼻子画的这么干净?”参观完太庙后,刘子业最感慨怀念的不是祖先的功绩,而是老爹的鼻子,他马上召集来画工,让他们把刘骏的鼻子重新加工成了红彤彤的酒糟鼻。
  
  过了一段时间,刘子业的母亲王太后病重欲死,派宫女去叫刘子业来见最后一面。刘子业一口拒绝道:“病人房中多鬼,我不能去。”这句话气的王太后怒不可遏,厉声说道:“取刀剖我腹,看看为何生这样的儿子!”
  
  公元465年,刘子业在华林园竹堂和左右玩射鬼的游戏,却不知道近卫侍从们早已忍受不了他这位凶悖日甚的皇帝。刘子业玩到半夜,其中一个侍卫骗他说:“那间屋里有鬼!”刘子业拿着弓箭兴奋的去屋里射鬼,这时候侍卫寿寂之突然怀刀直入,一刀砍翻了他。刘子业睁大眼睛惊恐的说出了“寂、寂、寂”的三字遗言后,闭目而亡,这年他只有十七岁。
  
  刘子业在位不够一年便被政变杀死,但是他的淫暴荒唐却已是罄竹难书,环顾整个中国历史,像他这样不掺杂质,一心一意,登峰造极式的昏庸暴虐找不出第二人来,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他可能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未进化完全的皇帝。
  
  本文史料来源于《宋书》和《资治通鉴》
  
  《宋书》本纪第七:初践阼,受玺绂,悖然无哀容。始犹难诸大臣及戴法兴等,既杀法兴,诸大臣莫不震慑,于是又诛群公。太后疾笃,遣呼帝。帝曰:“病人间多鬼,可畏,那可往。”太后怒,语侍者:“将刀来,破我腹,那得生如此宁馨儿!”
  
  《资治通鉴》卷一百三十:帝令太庙别画祖考之像,帝入庙,指高祖像曰:“渠大英雄,生擒数天子。”指太祖像曰:“渠亦不恶,但末年不免儿斫去头。”指世祖像曰:“渠大齄鼻。如何不齄?”立召画工令齄之。
  
  帝每出,常与沈庆之及山阴公主同辇,爰亦预焉。
  
  宁朔将军何迈,瑀之子也,尚帝姑新蔡长公主。帝纳公主于后宫,谓之谢贵嫔。
  
  帝召诸妃、主列于前,强左右使辱之。南平王铄妃江氏不从;帝怒,杀妃三子南平王敬猷、庐陵王敬先、安南侯敬渊,鞭江妃一百。
  
  帝畏忌诸父,恐其在外为患,皆聚之建康,拘于殿内,殴捶陵曳,无复人理。湘东王彧、建安王休仁、山阳王休佑,皆肥壮,帝为竹笼,盛而称之,以彧尤肥,谓之“猪王”,谓休仁为“杀王”,休佑为“贼王”。东海王祎性凡劣,谓之“驴王”。尝以木槽盛饭,并杂食搅之,掘地为坑,实以泥水,裸彧内坑中,使以口就槽食之,用为欢笑。前后欲杀三王以十数;休仁多智数,每以谈笑佞谀说之,故得推迁。
  
  其夕,帝悉屏侍卫,与群巫及彩女数百人射鬼于竹林堂。事毕,将奏乐,寿寂之抽刀前入,姜产之次之,淳于文祖等皆随其后。帝山寂之至,引弓射之,不中。彩女皆迸走。帝亦走,大呼“寂寂”者三。寂之追而弑之。
(责任编辑:管理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